以務實角度睇港獨

王維基喺今日嘅報紙專欄度,尾段以李光耀回憶錄參照新馬分家經驗。

眾所周知,最反對新加坡獨立果個人正係李光耀,因為無工業基礎,無天然資源新加坡理論上生存唔到,但王維基故意鬧爆班中老年人反港獨論調提呢點,理由唔難理解,香港有可能好似新加坡咁被迫獨立。

五十年前新加坡被驅逐嘅背景,係成個新加坡嘅人民同半島聯邦政府水火不容,1964年已經爆發種族衝突。如果爆多鑊就血流成河,兩敗俱傷,所以東姑拉曼同李光耀至決定忍痛分家。

香港同中國關係持續惡化,有可能分家至最符合兩國利益,我以前喺香港電台都講過,分開至能做好兄弟。

獨立肯定唔容易,但分家對雙方未必壞事,少用盲目民族主義嚟思考問題對大家都好。

係唔係應該去袁志偉屋企同佢拜年

Screen Shot 2015-03-02 at 1.57.27 pm

香港己經去到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袁志偉竟然搵民賤聯前總幹事審查新聞,呢條友唔係共產黨員都無人信。

有人見義勇為,起袁志偉底,以上係佢住址,大家得閒搵佢拜年。呢啲友仔,無恥無極限,大家自己諗方法令佢反省反省。

走私賊就快將香港聲譽盡喪

IMG_0008

好多人都依家都唔明,點解要反對走私賊,佢地俾錢香港人賺,有乜所謂。

錯到離譜,唔少走私藥房,做生意手法同中國人做山寨貨一樣,香港人縱容呢班友,香港商業聲譽肯定淪喪。

就以克療痰為例,喺香港長大嘅人,都知克療痰係乜嚟,而且亦知個品牌名係用德文,如以下廣告

3184647073_fb4a364d86_z

Alanda Saft就係克療痰嘅名,而唔係Hak Lui Tam,仲要夠膽死出高永文個樣出嚟。我唔知點解,可以俾間咁嘅公司搶註克療痰中文商標,但英文大家都清楚,真正德國藥廠係唔會膠到用Hak Lui Tam呢啲山寨名。

包庇走私賊嘅人,都係毀滅香港嘅人,係無講錯,呢啲膠事實在太多。

李梓敬明目張膽搞種族歧視

Screen Shot 2015-02-22 at 4.50.09 pm

李梓敬一向人又無品兼亂嗡廿四,人所共知,只不過呢鑊過晒火位。

首先,少數族裔香港公民租唔到樓(獨立前,不理國籍,一律以香港永久居民為準),係有人明目張膽違反《種族歧視條例》第28條:

(1) 任何人如就該人有權處置的在香港的處所,在以下方面或藉以下做法歧視另一人,即屬違 法—
(a) 在該人向該另一人提供該處所而提出的條款上;
(b) 拒絕該另一人為該處所而提出的申請;或
(c) 相對於需要該類處所的人的名單中的其他人而言,在該人給予該另一人的待遇上。
(2) 任何人如就該人所管理的處所,在以下方面或藉以下做法歧視另一人,即屬違法—
(a) 在該人讓該另一人可獲得或享用任何利益或設施的方式上,或藉拒絕讓該另一人或故
意不讓該另一人獲得或享用該等利益或設施;或
(b) 將該另一人逐出,或使該另一人遭受任何其他損害。
(3) 第(1)款不適用於擁有該處所的產業權或權益並完全佔用該處所的人,但如該人使用地產代 理的服務以處置該處所,或就該處所的處置而發布或安排發布廣告,則屬例外。
(4) 在本條中,“有權處置”(power to dispose) 就處所而言,包括有權售賣、出租、分租或 以其他方式放棄管有該處所。

本來平機會應該做嘢為少數族裔伸張正義,唔係聽施麗珊條賣港賊講,不斷為唔受《種族歧視條例》保護嘅中國入侵者爭權益。

而李梓敬公然話幫少數族裔安排房屋福利,會分薄其他人資源,雖然未去到《種族歧視條例》第45條種族中傷嘅刑事標準,但根據同一條例第7條,平機會好應該向李生要求民事濟助

在就本條例任何條文而言屬有關的情況下,任何人(“歧視者”)如作出以下作為,即屬歧 視另一人—
(a) 該歧視者基於該另一人的種族,而給予該另一人差於該歧視者給予或會給予其他人的待遇;

自由黨一係道歉,一係香港市民集體向平機會投訴,我睇平機會係為真正香港公民服務,定係為施麗珊呢啲賊服務。

假本土露底?學人講本土又要去常平做乜?

Screen Shot 2015-02-22 at 4.41.26 pm

屯門人屯門事原link

屯門人屯門事近年好熱衷推銷《熱血時報》相關嘅link,係熱狗友好唔駛講。

多啲人講本土,講建國(我唔講建國,我講獨立或復國)唔係壞事,但唔該知行合一。我係成年後未踏足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同香港兩個淪陷區除外)國土一步。點解屯門人屯門事admin新春期間竟然喺中國東莞常平出post?送錢俾共匪賺。大中華膠去中國度歲,我都鬧佢,更何況突然日日建國兩字唔離口嘅友。

所以點講建國,點攞住枝香港旗出街,大家唔信熱狗係有原因。大家得閒睇番《選戰》第十四集,果個徐錦泉玩嘅把戲,大家心照。

香港再無政治順風車搭

Screen Shot 2015-02-22 at 12.03.38 am

SocRec報導原文

香港基層好多隨風擺柳,有著數就攞嘅hihi,有黑社會俾錢打示威者,就走去打示威者,示威者幫佢擋住食環同差佬,又走去抽水開檔,依家終於抽中鏹水。

以往民主派支持者唔介意你有著數就攞,所以至有食窮民建聯,票投社民連嘅口號,但依家大家發現,有啲人為著數,可以不擇手段,就再無呢枝歌仔唱,攞土共著數做傷天害理嘅事仲想搭順風車,結果咪被人圍。

我奉勸啲自以為好醒嘅中年人同老年人,睇清形勢,如果投咗共有乜事,唔好怨人。依家年青一代,實會清算投共人士。

謹賀羊年

DSC05109

689被恥笑與英國大選

Screen Shot 2015-02-20 at 6.02.37 pm

好多人唔明點解,保守黨黨報Daily Telegraph咁大力抽689嘅水,其實了解英國政情嘅人,都知點解:

1. Daily Telegraph抽HSBC瑞士銀行醜聞嘅稿,引來英國全民質疑,呢鋪嚟消毒

2. 喺UKIP居然坐大情況下,保守黨要吸納新選民,而少數族裔選民大部分都親工黨或自由民主黨,只有曾經喺保守黨治下嘅香港,係傳統親保守黨,所以今年故意俾咗有香港血統嘅Alan Mak坐鎮保守黨安全區Havant(今年應該會有第一位香港人MP,但唔係Liberal Democrat果條膠人),而Daily Telegraph香港有龐大讀者群,當中唔少可能有投票權,仲唔落藥吸引香港人?

所以689好快成為英國全國重點抽水對象,因為佢好好抽,成為保守黨都好需要佢。

中國果然係大日本帝國嘅學生

10450339_10152820422098702_6131075835389273202_o

大家比較過中聯辦同韓國統監府,都發現好相似,我亦都喺香港《蘋果日報》寫過(再度申明,有人抄書唔俾credit,我會保留追究權利),依家香港呢個殖民政府又獻新猷,要求政府文件稱中國做「內地」。

歷史上迫殖民地稱本土為內地,果個叫大日本帝國,根據大正七年通過嘅《共通法》:

本法ニ於テ地域ト称スルハ内地、朝鮮、台湾、関東州又ハ南洋群島ヲ謂フ

中野文庫

中國嘅文明水平,連明治維新後嘅日本十分一都無,就學日本人手段殖民文明水平高好多嘅香港人,叫中國人收檔喇。

英國人會如何處理香港問題?

sgout_edited

好多香港人都話,英國人喺遮打革命期間支援唔夠,所以對英國人失望,甚至有人話,香港建國,不假外求。

作為一個南洋人,我再睇一次《李光耀回憶錄》,英國係The Malaysia Agreement(馬來西亞嘅憲政基石)簽字國,角色類似依家香港嘅情況,當時李光耀點講英國人對新馬分家嘅態度,就明乜事:

7點50分赫德來到斯里淡馬錫官邸(基于保安理由,我沒住在歐思禮路家中)。10歲的女兒瑋玲當時穿著T恤和短褲正在門廊里玩耍。她跟赫德打招呼,問他:“您想見我爸爸?”由于獨立後,我和他的關係突然變得不明確了,這樣的非正式歡迎,算是得體。就在他從汽車裏出來時,我及時走到門廊歡迎他,問他:“您代表誰講話?”他說:“嗯,您當然知道,我是獲任命的駐外專員。”“一點也不錯,您是否獲得特授的職權來跟我談新加坡和英國的關係?”“沒有。”我說:“那就是私下談話,只是聊聊而已。”他說:“要是您喜歡這樣說的話。”事情就這么辦了。
  事實上,當時我心情一直很沉重。赫德的舉止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風度翩翩,儼然是個受過訓練的英國王室近衛騎兵團軍宮。1956年英國入侵蘇伊士運河期間,他擔任國防大臣,在艾登首相辭職之後跟著辭職,以便對那次的事件負責。他是英國上流社會的人物,善於在困難面前挺起胸膛。
  他為防止新馬分家盡了最大的努力,千方百計地游說東姑和吉隆坡聯邦政府推行一些政策,以促進馬來西亞內部的團結。他以最高專員的身份不斷會晤東姑以及東姑的部長。他和在倫敦的威爾遜首相兩人,對我主張以憲制方式解決吉隆坡和新加坡之間的糾紛,一直給予大力支持。他們成功地堅持了不應動用武力的原則,否則結果會大不相同。但是分家肯定不是他所努力爭取的結果。
  當時英國有 630OO名英軍、兩艘航空母艦、80艘戰艦和20中隊的飛機在東南亞保護馬來西亞聯邦,但這還是不能戰勝馬來種族主義的勢力。馬來領袖,包括東姑在內,擔心一旦同非馬來人分享真正的政治權力,他們就會被壓倒。問題的症結就在這裏。赫德不了解這一點。起初我也不了解,但比他早些看清形勢,因為我花了更多的時間同東姑、敦拉扎克和拿督伊斯邁討論過這樣那樣的問題。我會說馬來語,赫德不會。我也能回顧過去馬來人和非馬來人摩擦對抗的事件,尤其是1940年和1941年當我在萊佛士學院就讀那段時期。我比較了解馬來人。所以1965年 6月底,當我在報上讀到東姑在倫敦患上帶狀包疹的消息時,我猜測他可能再也支撐不下去了。
  赫德同我談了大約一個小時,我們對話的過程心平氣和,雙方都盡力約束自己。他沒指責我,只對我沒把事情經過通知他或他的政府表示遺憾。而我卻感到悲哀,因為如果我事先告訴他東姑要我們脫離馬來西亞,而我所要求的是建立約束性比較小的聯邦,他肯定會站在我的立場上想辦法阻止東姑的。這一來就不能排除發生種族暴亂的可能性。在我們會面的17個小時後,英國政府承認新加坡獨立。

呢五段,用今日香港嘅方法睇就係,喺政改上,英國會盡力試圖調和北京同香港之間分歧,但會偏向香港一邊,但同時兩手準備。英國喺新加坡州被踢出大馬後十七小時承認新加坡獨立,亦即英國並非無對新加坡共和國誕生作出準備,甚至如果李光耀事前通知倫敦,英國可以喺憲政上幫新加坡一把(例如重新安排女皇作名義君主)。英國亦會為香港可能嘅獨立,或港中分家作出準備,當然呢啲準備,英國唔會出聲。

所以所謂香港建國不假外求,我個人比較務實,南洋歷史告訴我,無論如何,英國喺香港未來都會扮演重要角色,一如1963-1965年間,英國喺馬新關係角色一樣。

close

Facebook

Get the Facebook Likebox Slider Pro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