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殖總由文學起

談香港本土意識,有一位作家根本避不了去提,這個人是陳慧,《拾香紀》的作者。我常說,他日如果香港有機會獨立,《拾香紀》一定是新國家的文學經典,因為沒有一本小說,更清楚明白訴說香港這個城市本土意識從何而來。

對反殖的人而言,或許很奇怪,為何《拾香紀》這本赤裸裸懷念英治時代香港的小說,何以是反殖作品。香港和台灣的反殖是比較奇怪,兩個地方在殖民統治的後期,都或多或少實現了殖民地宗主國與當地人民的權力共享。到了李麗珊拿奧運金牌時,港英實際已是香港人自治,彭定康只負責在香港人未來權利上,與中國政府相互廝殺(請記著,彭定康由頭到尾都以香港市長身份管治香港,他當了自己是香港民選首長,不是英女皇委任的香港總督),實際管治香港已是陳方安生 + 泛民主派。中國在香港粗暴剝奪港人權利,反而才是新的殖民統治。(當然實現英國人還政香港人,土共是有功勞,但功在一九六七年,不是一九九七年)

而《拾香紀》講的是,不單香港由貧窮漁港成為國際大商埠的集體回憶,更是香港由一個加大碼難民營,變成香港自我管治城市的一個過程。《拾香紀》寫的一事一物,由六四(主角父親連城聽完長子大有講《傳道書》昏倒),到電視(講八寶那段,標準撈電視汁的電視迷會知道講乜),到蘭桂坊人踩人事件等,處處都是香港人的集體記憶。這本書,已經很清楚,講了香港人的身份怎樣去確立。

所以不要奇怪無端端有一群年青人,跑出來去捍衛天星碼頭,甚至打算逐街作戰而茫無頭緒。陳慧的小說,已經講了很清楚的答案。而陳慧眾多作品中,以《拾香紀》最沉重,最富歷史感,而對香港的影響,只會隨時代變得越來越大。

後話:為何我會突然想起《拾香紀》,因為我寫時正聽王菲的《約定》,而《約定》不單是四海和五美,連城在石硤尾大火中拾回來的養子,與連城的親生女兒的愛情故事的重要註腳,也差不多是《拾香紀》的主題曲,《拾香紀》的多段感情,由連城宋雲、相逢玉鳳、到拾香本身,都可以用這首歌貫串起來。很少流行曲,可以在一本中文小說起著如此不可思議的力量,所以《拾香紀》的佈局是相當精巧。

而宋軍與六合的關係,查實也是在暗喻中港之間的關係,當中的愛恨是頗難形容。六合講不只是典型的民主派,也是中港關係的投射,等我有空再仔細讀《拾香紀》,希望講得清楚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