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上市法規的程序漏洞-聆訊期限問題

現時上訴庭接受證監暫緩執行電訊盈科私有化案執行判決的申請,下周四會展開聆訊。

有一個小弟親身經歷的案例,小弟有理由相信,證監有能力利用法律訴訟程序,令電盈私有化程序不能夠趕及4月23日完然後告吹,而關鍵在《終審法院條例》。

在2004年12月領匯上市第一場大戰,當時小弟擔任鄭經翰的政策顧問,有份站在反領匯上市那方,當時代表房委會的御用大律師馮華健屢次屈機,將上訴到上訴庭的期限,由28日縮短到24小時,如果馮華健的戰略成功,是有機會在招股書上申明期限前,完成有關《房屋條例》的訴訟,清除領匯上市的法律不明朗因素。但馮華健撞正一大鐵板是,當時鄭經翰陣營話知全民圍攻照樣死守到底(你明白那叫溫泉關之役的原因,那是斯巴達戰狼300式的據險死守,當然付出的代價極大),而《終審法院條例》並不容許終審法院私自縮短上訴限期,結果領匯無法及時清除法理障礙,第一次上市告吹。

同樣的,如果下周四上訴庭判電盈勝訴也好,如果上訴庭維持暫緩令直到終審法院出終審判決,由於《終審法院條例》的28日上訴申請期不能縮短限制,結果就是電盈無法在本月23日前,完成整個私有化程序,下周四贏了都沒用。而只要有一方上訴終審又獲得暫緩令,整個私有化程序,就會一如領匯首次上市一樣,死於《終審法院條例》。

小弟相信自領匯上市,和電盈私有化兩役後,《終審法院條例》不能縮短上訴期限這個限制妙用無窮,換言之,只要你有耐力和恆心,要拖垮一宗私有化或上市申請是有可能的。

2 thoughts on “香港上市法規的程序漏洞-聆訊期限問題

  1. 呢D叫水能載舟, 亦能覆舟; 不過支持私有化的股東又會否抗議甚至搞出事, 又令人關注

    這個漏洞, 又是否能解決? 還是一如電盈所言同大股 東的融資貸款人及法院批准便可以延長?

  2. 當時領匯都可以延長限期,問題在於這當中涉及風險,是不是對小股民最有利。

    PCCW及其融資貸款人,未必會認為這有問題,但依家PCCW小股東,到底如何處置他們手上的股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