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怎做Lobbying?

黃雅麗:說兩句滬港之爭

對於一個家族生意正是做中國融資和商業顧問的人,Leona實在將事情講得太簡單。

沒錯,中國有一句叫「跑出錢進」的潮語,意思是地方官員要到中央政府跑,搞關係,去爭取中央的資源,亦即Lobbying,但中國不是現代民主政府,可以話做Lobbying便做Lobbying的,這幾年中國出現一個叫「貴族化」問題,如果你是個別高幹的同學親朋,要做商業游說確實易如反掌,得心應手,但像香港普遍人與中央大官一點淵源也沒有的話,要爭取政策是門都沒有,這亦是上海幫的優勢。

另一方面,中國現時政治上,根本不相信廣東人,在美國,廣東人駱家輝可以當審批戰略物資進出口的商務部長,但中國自葉劍英元帥以來,未見一位有實權的大官來自廣東的。中國國情上,傳統上不相信廣東人,是令香港失去統戰價值後,中央政府立心要扶植上海做金融中心的原因,雖然這明顯是中央政府的一廂情願。事實上,中國市場監管不全,除了商品期貨市場,正常投資者都會寧選香港的,這不是計劃經濟可以改變的事實。

而且小弟搜集人民幣資產都持極大保留態度,因為人民幣發行機制不透明,而現時主管財金的周小川和王歧山,都是草包,周小川甚至不少中國財經界人士,指他是漢奸來的,你敢投資人民幣資產?

知道中國國情越多,對中國反感就越大,道理便在這裡。

8 thoughts on “香港怎做Lobbying?

  1. “中國現時政治上,根本不相信廣東人”

    係咪就算叫做當權派自己友既汪洋主政廣東,中央政府都唔信廣東省政府, 因此廣東省之前向省內居民及各大小旅行社講到似層層會實施既變相恢復 5.1 黃金周議案,一樣被中央 ban ?

    至於更高層次既珠三角整體規劃,佛山與廣州同城化等建議,會唔會廣東省既 proposal 及實行時間表其實早已被中央政府改到九彩 ?

  2. 無錯,壓抑廣東係現中國政府的總方針。所以好多珠三角應該做的事,例如佛山廣州同城化,會好多阻滯。

  3. 世澤,我不是天真
    但香港真的很需要人為我們做遊說
    高官只為自己跑關係,把香港利益抛諸腦後,怎不令人氣憤
    有這樣的領導,是港人的不幸

  4. 唔係唔信廣東,係唔信南方,揀上海可能係因為其他選擇更膠(唔通揀哈爾濱咩,冇錯,毛先生曾經想揀哈爾濱做首都;揀河北?經濟重心已南移了一千年了,搞得起就係神跡),但文化歧視上,歧視上海一如歧視廣東,並無大分別

    你看,習近平那班人都是北方甚至東北部的人

  5. To Leona:

    除非香港民主化,否則香港的高官是不會為香港人做游說。而有把炮為香港人遊說的人,難免要有中國淵源,本來陳方安生是適合人選,因為陳方安生是有方振武將軍女兒的身份,方振武將軍是不少共產黨人的恩人,但陳方安生明顯不知她的家世是有特殊優勢。(反而英國人可能知)

    當了解中國得多時,就不難明白我為何有港獨的想法。

  6. Martin 已經講得很白。他有港獨的想法,我也是一直為港獨的合理性、務實功利地去作考量。

    當下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充滿了自大和自卑。時不時自以為理性,其實只是怕事退縮;時不時慷慨濟助同胞,其實僅僅是無暇行動,而欲以金錢挽回陌路感。時不時奉承京判,卻不憐惜香港的戰略價值。時不時等待支援,又不善於破冰對話。

    果不其然是千金小姐的格調啊。七百萬人等運到,更無一個勝港女。

    香港不止要以香港為中心,發展珠三角後方的同理心、共惠觀,更應以南中國海的第一海事中心作為定位,串連東南亞作免簽證交流中心,推動區內經濟一體化、文化共融互諒。

    抵抗中共的「中國人中心主義」,確切投資發展東南亞民主文化交流,要務何其多,機會何其多?怎一個中國腦塞。

  7. 李學斌,

    除左東南亞之外,遠至印度,大洋州甚至中東嘅市場都應該考慮。而家香港嘅最大弊病,係將大部份注意力集中喺中國身上,睇唔到同其他地區合作嘅潛力。

  8. re: mileycyrus1992

    同意。

    或者說,星洲早就如此定位,香港可以去爭嗎?這是生存問題,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看看 G20 ,中國把港澳罩著了,要是因而竊笑,就等上海稅制改革時跳海吧。

    大陸已經給香港很多好處、很多機會、很多空間。目迷五色,把握不到,完全是香港人自己的墮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