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產政治上蠢過隻豬

王德全喺Mei Foo Drum上透露美孚居民心態

有居民表示交由公民黨處理咁耐,都做唔到野,好應該俾民建聯試。我鄭重聲明,我一向沒有阻止找誰人來幫忙。另外是王德全協助,這樣黨派串連,對此感到非常失望。

小弟雖然家族傳統從商,但父母要求我讀歷史同政治,唔係扮高尚,而係工管嘅技術知識,可以自已睇,或中學果陣讀Business Studies同自修Account然後自已頂上去都掂,但歷史同政治觸覺,絕對要浸,無呢個觸覺你係守唔到業。日本好多商界人士,普遍對歷史有啲修養,至少講中國三國、日本戰國幕末嘅歷史,佢地好多講到兩嘴,亦喺商戰上用到。

以上就係好例子,啲美孚居民唔怪得搞到票債樓償喇,用個腦諗吓喇,連鄭家純都係民建聯監委,新世界隨時係民建聯大金主,乜你會得罪金主架。泛民搵黎智英做金主就大驚小怪,你又知唔知民建聯金主係乜水?同埋黃達東過咗海就神仙,你估佢選區議員,真係為咗區議員個虛銜,同埋雞碎兩萬幾蚊人工?黃生做金融架,你諗吓真正嘅大茶飯喺邊度?

連基本判斷都唔識,唔怪得被人食落肚。香港中產,由泛民高層到一般市民,政治判斷上都蠢過隻豬,皆因好多人除咗教人發達、投資嘅書,乜書都唔識,唔知歷史唔知政治,就注定被人玩謝。



11 thoughts on “香港中產政治上蠢過隻豬

  1. “有居民表示交由公民黨處理咁耐,都做唔到野,好應該俾民建聯試。”

    這是幫子女轉補習老師的思維

    中產定義太站不住腳

  2. 我一直都覺得選舉係關乎每個人嘅自身,選出黎嘅人,唔好話係唔係代表你做野,淨係政治立場對於立法會上嘅取態,對每個香港人自己已經係一個直接嘅影響。

    而家只係區議會選舉,後續已經搞到咁大劑,到立法會選舉,真係唔知會變成點。泛民又搞到四分五裂,香港前途堪虞。

  3. 唔知香港有無法例可以炒區議員魷魚?

    今次美孚居民選左民建聯。就好似女人搵錯男人,結婚之後先個男人有性病。

  4. 香港的商界在這二十多年帶頭輕視文史哲等人文科學,表表者是梁錦松及林李翹如,他們當年在教統會及大學資助委員會做了什麼好事?林李翹如公開講自己不懂什麼是文史哲。這些訓練視野及抽象思維的學科,在他們眼中,冇用的原因是不「實用」,不能用來賺錢,所以無用。但他們的盲點,是不知工具背後的意義,為什麼要這樣做,遇到問題不知怎樣修正,所以香港所謂中產,也沒有這種思維,加上香港的所謂公民教育不知所謂,不敢教,不去教一些重要概念,沒有預期我們的下一代會成為執政者,形成香港的專業中產,在政治上又天真又無知,而又不自知, 使政治判斷能力長期處於幼稚園階段,不懂長進。

  5. 香港有中產?一個房產最多只能持有50年既地方有中產?
    (強拍之後.. 香港根本就冇中產..)

    女人千揀萬揀揀著既男人有性病?好明顯佢揀過另一個都係有性病…命來的..又唔見佢地揀宅男?

  6. I think middle-class Hong Kongers are destined to learn things the hard way, much like the middle-class in Malaysia. They’ll never know how bad they’ll get screwed until they actually get screwed.

    After foolishly voting for the National Front government for so many elections (especially the Chinese middle-class), in the 2008 General Election they finally realized they were always being taken for granted and screwed, and only then did they start to smarten up and started voting for the opposition en masse.

    Following Malaysia’s footsteps is just one of the best-case scenarios for Hong Kong.

    Worst case scenario? Pre-WWII Germany.

  7. 在陳大文部落格討論區, 有一個這樣的回應, 正正說明香港政治的畸形現像..

    看到陳大文部落見到這個回應, 完全說了我想說的東西:

    身為台灣人我必須說,你們的泛民跟本不須要分成純粹的右或純粹的左,你們
    國家意識應該朝右維護本土利益;經濟上朝左傾以縮小貧富差距,即所謂『政右經左』。

    以我國來說,藍綠雙方政治上都是國族主義,一個是大台灣;另一個是大中華
    ,經濟上雙方都是干涉經濟的大政府主義,只不過泛綠重在中小企業;泛藍是
    大企業。而臨近的韓國、日本主流政黨更是如此。所以香港泛民會政左經右十在是莫名其妙到極點了。

  8. 成班美孚根本唔抵可憐, 有得佢哋死之餘仲要俾其他中產區份恥笑
    然後就等下一個中產區份出事, 俾另一個中產區份恥笑

    當前香港, 只能這樣犯賤下去

  9. 投票亂玩?現眼即還!

    真正成熟民主,選民一票不但不能待價而沽,任人擺布;既然自主選擇 ( 奴隸鐵票別論 ),投錯票自食苦果,怨得了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