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都有人要做西鄉隆盛

當啲偽左膠聖人,繼續貫徹佢地嘅中國壞鬼讀書人性格,不食人間煙火為蝗蟲論扣帽子果陣,除咗捍衛言論自由外,我都認為有必要去幫啲香港平民講嘢,而唔係扮聖人然後指指點點,乜都唔做。

喺日本大政奉還,王政復古之後,同勝海舟喺江戶台場談判,最終成功無血開城嘅功臣西鄉隆盛,喺新政府擔任陸軍大將,照理佢應享受成果至係。但佢見到明治維新後,下級武士無飯開,話雖征韓征台都係唔啱,但班武士又確實除咗打仗,乜都唔識,當時係無職業訓練呢個概念,亦唔似德川家嘅家臣,可以喺勝海舟領導下,轉型去橫濱做生意,靜岡種茶葉賺大錢。

佢講咗咁多,大久保利通、木戶孝允(桂小五郎)唔聽,佢寧願返家鄉鹿兒島開私塾教武士道。1874年開始,啲無飯開嘅武士已經周不時起兵惹事,搞到九州一帶雞犬不寧。到咗1877年,薩摩嘅武士攻擊政府軍火庫,開始西南戰爭。其實西南戰爭開始果陣,西鄉隆盛唔係統帥,亦唔在場,但佢知道武士叛變之後,如果由得呢班薩摩嘅憤怒武士亂咁舞,仲要好多係佢間學校嘅學生或畢業生,最終日本可能真係一鑊泡。佢就以佢嘅威望同埋老師嘅身份,接手領導軍隊,並且以「質問政府」之名起兵,最終佢都付出咗生命。

用得「質問政府」呢個名,西鄉隆盛嘅目的好清楚,我唔係要奪權,要做官,而係你唔該搞掂開飯嘅問題。

佢死之後,明治政府褫奪佢嘅官銜,但日本民眾不分派別奔走相告,喺1889年,大日本憲法頒佈果陣特赦,喺1897年,中日甲午戰爭打贏後兩年,上野恩賜公園豎立西鄉隆盛嘅銅像。果時,西鄉隆盛茲茲在念嘅武士開飯問題,已經得到解決。

西鄉隆盛嘅主張或者有問題,但佢唔出嚟領導群眾,導正群眾,日本武士無飯開問題依舊存在,唔通無西鄉隆盛,就代表武士有飯開,呢個簡直發神經,可能更大鑊嘅事會發生。而下層民眾確實係希望喺生活極度挫折,而政府屢勸不聽果陣,有人替佢地出頭。而西鄉隆盛雖死,只不過日本方向亦都改變,至少佢生前主張征台征韓,都實現咗。所以喺維新三傑之中,日本人最尊敬正係西鄉隆盛,維新政府扭盡六壬點抹黑西鄉隆盛都無用。

啲社運人成日將向弱者抽刀掛喺嘴邊,我想問,依家係啲中國大款嚟香港被人叫蝗蟲慘,定係本地無助孕婦慘?被中國人呼呼喝喝嘅入境處官員慘,定係被人呼喝一吓啲中國人慘。唔少嚟香港自由行嘅蝗蟲,唔單只喺香港搞到寸土不生,喺中國一樣係蝗蟲,呢班仆街啲錢邊度嚟。徵地、貪污、官商勾結,你班社運膠幫呢班友辯護,你有無搞錯。

無陳雲,無我,無林忌,一樣大把港媽、高登仔不滿依家嘅局面,作為一個堅持真正讀書人之道嘅人,我寧可去做西鄉隆盛。




12 thoughts on “點都有人要做西鄉隆盛

  1. 「唔少嚟香港自由行嘅蝗蟲,唔單只喺香港搞到寸土不生,喺中國一樣係蝗蟲,呢班仆街啲錢邊度嚟。徵地、貪污、官商勾結,你班社運膠幫呢班友辯護,你有無搞錯。」

    個問題正正就係,當「蝗蟲」呢個稱呼普遍之後,究竟包含左咩人先﹖
    淨係你依家鬧緊果d﹖定係包括一d同共產黨未必有好大關係既普通大陸人﹖(依家咁多人自由行,唔一定好貴o者。)
    如果你鬧話「共產黨裡面果d都係蝗蟲」佢地都黎話你唔岩既,咁你完全正確。

    所以我一路話,班左翼同你或林忌之類,根本係針對兩堆唔同既人o係互罵,其實大家都唔係講緊同一堆人。當「蝗蟲」呢個比喻普及之後,就包含左太多唔同既人。

  2. 正如在下於面書寫的文章所講,造成今天族群關係緊張的局面, 這班文化人,學者,時事評論員及部份所謂左翼人士沒有做好本份,他們為何不去抨擊中港政府及害群之馬,還要護短?!他們何不為本地孕婦的處境抱不平,為醫院人員伸冤?!他們何不運用自己和大陸人民的友好關係,去敦請大陸人民循循善誘,教育及約束陸客的不文明行為?

    這班文化人,學者,時事評論員及部份所謂左翼人士,沒有去研究問題的成因,不敢觸及問題主因,只識叫港人不要歧視,要包容,更不用說不去導正民粹了。這些朋友被人感覺是活在象牙塔,不知人間疾苦,有的認為這些包容言論,根本是風涼話。全部都脫離現實,根本是幫倒忙。既然他們幫不了忙,今天香港市民挻身而出,捍衛自己的權益及尊嚴,是正常不過之事。

    道理很簡單,大家代入今天前線醫護人員,銷售人員,孕婦的角度思考,若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天天都見到陸客這些惡事,即使不是全部陸客如此,不用多,五份一如此,負面情緒及不滿日積月累下產生。此乃人性,是正常的呢!在下很不明白,為何這班不懂? 不如收檔好了,不要再做文化人,學者,時事評論員!

  3. 都想問一下個尐成日將「包容,不要歧視」放係口唇邊嘅人講:包容等唔等於姑息?

    搭火車見到一個陸客將70罐奶粉運去大陸,仲要同人講已經走左唔止一轉嘅時候,問下呢班將「包容,不要歧視」放係口唇邊嘅人,我地包唔包容呢尐事情好?我係唔係應該唔好嬲?唔好叫佢地係「蝗蟲」?唔該搵人俾個唔好咁學術性嘅答案我。

    仲有就係,做就左呢班蝗蟲嘅,其實仲有個尐一味只識賺到盡嘅商人,放任咁俾佢地鯨吞呢尐咁寶貴嘅物資。當然係商業社會,呢尐賤商當然係唔會聽道理,連政府都姑息佢地,唔把關及堵截資源流失,等同同流合污。

    我唔講其他醫療,教育及生育嘅事啦,因為同出一轍,形勢惡劣不堪。

    呢班我唔知應該叫左定叫右嘅人,佢地係知道香港人而家係點樣受緊苦,唔係一味用道德論調黎叫自己及一眾掩耳盜鈴,唔該搵人大巴大巴咁車清醒佢地,因為而家呢個時勢,唔係講道理嘅時候,唔係自求多福嘅時候,而係起來反抗嘅時候。

  4. 方潤: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 不要想得大陸人嘅質素想得太美好。無錢無文化, 唔會識禮儀規矩係乜嘢一回事;有錢嘅同樣無文化, 佢哋嘅特性MARTIN 亦寫得好清楚, 佢哋嘅錢財來源, 世澤兄也寫得一清二楚。响大陸唔貪污唔駛旨意有好嘅生活, 爭在大貪定細貪;為生活質素稍好一點而貪, 定為要做大款而貪。呢個真係事實來的!
    古語有云:有財自有勢。
    無錢無勢俾人恰, 到有錢時咪恰返人囉。呢個係普遍大陸人心中一個金科玉律

  5. 佛山女童被車撞事件還在腦中未忘,連救女童的拾荒女人都被人話救人只係想出位,可想像大6人一般質素如何?共產黨幾十年的洗腦教育太成功。
    其實中國人都有好多自己人起的別名,胡適的差不多先生,魯迅的阿Q,柏楊的醬缸……。

  6. 方潤:

    我剛剛才update 了香港網絡大典, 將蝗虫在香港網絡上既起源查得清清楚, 蝗虫一詞, 一直沒變過的!

  7. 希獵神話 Odyssey —奧德賽在外多後年回家,發覺自己的家被外人以客人的姿態來侵佔,吃盡自家食物,喝盡自家的酒,妻子被窕戲,兒子被侮辱,最後就是大開殺戒,把這班”客人”殺盡!
    “自由行”最多都只是一個客人,客人到家當然會歡迎,但這個”客人”卻非常隨便的四處拿你的東西用,隨便吃你的食物,睡你的床,你也會開逐客令吧?小弟農歷新年就偶了一個這樣的親戚!

  8. 黃兄記得導正民粹之餘,都要學下陳巧文退休。
    人民素質低下,令到中共有機可乘。中共可以殖民,都係因享樂狂潮所致。

  9. 我自己覺得﹐「蝗蟲」當初指嘅唔係個人﹐而係整個族群嘅行為。就以搶奶粉為例﹐如果你微觀咁睇一個大陸父母為自己嬰孩到香港搶買奶粉嘅行為﹐可能唔覺有乜問題﹐甚至同情。但如果你宏觀咁睇﹐大陸人要到香港搶買奶粉﹐唔係因為乜嘢天災打擊內地嘅乳業﹐而係因為有人膠到為咗暴利而有系統咁去污染食物供應﹐咁就乜嘢同情心都冇晒。依家搶奶粉已經唔只喺香港出現﹐英美加澳紐有華人聚居嘅地方都開始有大陸人搶買﹐或者係有人幫大陸人搶買﹐試諗諗﹐大陸人口佔全球人口五分之一﹐大陸自己官商勾結污染食物供應係你自己犯賤﹐但冇理由要全世界接濟你大陸﹐全世界亦冇咁多食物供應去接濟你﹐你用錢去搶買﹐就更加乞人憎。

  10. very agree with Alvin. i am in fact a bit concerned that Oz may one day also called mainland chinese “locusts” too……though here quite a lot of mum breastfeed.. once there are enough mainland chinese land here and behave like they are in hk, a new wave of discrimination will reappear he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