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將臨

陳景輝:廢墟香港

山雨欲來風滿樓。回到文首,所謂「暴風雨將至」,通常是指中央介入加劇,一國兩制逐漸消亡,但其實也可以是相反。我想起法國政治學家托克維爾一次著 名的演說,那是革命前夕(1848年1月),他曾警告當時懵然無知的統治階層,容我長篇引述: 「人們說絲毫沒有危險,因為沒有發生暴動;人們說,由於社會表面不存在經濟紊亂,革命還離我們很遠……但是,難道你們看不見在他們內部逐漸流傳一些意見和 思想,其目的不僅是要推翻這樣一些法律,這樣一屆內閣,這樣一個政府,而且還有這個社會本身,是要動搖它目前賴以支撐的基礎嗎?難道你們沒有傾聽每日在他 們中間傳播的話語嗎?難道你們沒有聽見人們在那裏不斷重複說所有位居其上的階級既無力也不配統治他們…… 我認為, 此刻, 我們正在火山口上酣睡,我對此深信不疑。」

同年,革命爆發,預言實現。香港又會怎樣?我不知道。

連陳景輝都發現一場大風暴即將捲至,咁革命唔係呢個博客嘅黑色預警咁簡單,大家可以估到隨時會發生。

陳景輝引用咗王維基、吳靄儀同包致金嘅言論,嚟印證革命風暴將臨。小弟將兩位身邊屬於富二代嘅朋友言論引出嚟,應該嚇你一大跳。

1. 小弟有位朋友,幾個月前同小弟煲電話粥,其實佢已經係上市公司有番咁上下位置管理層,月薪都六位數字,呢位朋友同我投訴買唔到同佢身份相稱嘅樓。係佢點慳都好,都無可能儲到足夠嘅首期去追。佢試過果斷落票買樓,但最後係佢落票果陣,已經有位中國買家好豪咁買咗。

2. 另一位朋友,佢家族有啲名望,正所謂都算衣食無憂,只不過佢有骨氣,自力更生出去打工。講到近年政治變化,佢問係,究竟依家制度下,邊個上場對佢地呢啲打工仔有好處。

左膠講英美社會出現1% v 99%情況,呢個係誇大。但香港唔係,搞到唔好隨時能夠好似林奮強咁炒樓,只係社會嘅0.5%,呢種社會唔係革命溫床就假。甚至有少少骨氣嘅億萬富豪,都因無法財技以外一展所長而感到憤怒,王維基係一例,鄭經翰都係一例。以佢地兩人嘅身家,係唔駛咁犯賤同政府鍊,如果佢地揀炒炒賣賣做人嘅話。

咁嘅社會,咁嘅制度,已經去到盡頭,革命只差東風。


5 thoughts on “革命將臨

  1. 還有很多專業中產,草根階層,被地產霸權壓榨的中小企老闆。在下這兩年已講了不下十次。若一個社會只有四個人有錢,這四個人是否真的有錢?連這個簡單處世道理也不懂,不配當官或從商,否則,革命出現,只是時間問題。

  2. 年前突尼西亞小販被迫自殺引發民眾大規模抗争, 最終得各界同外國幫助革命成功.
    香港本是走難之都, 彈丸之地容納大量北面逃避赤禍之眾, 默默地胼手胝足在這個避風塘中建立起東方之珠世界級金融中心, 老一輩功成身退, 身負中國奴僕基因者多為明哲保身苟且過活怕事一輩又或者是賣港自肥之徒, 少數基因有異者亦呈廉頗老矣之疲態, 加上牢不可破的大一統觀念都係起事嘅枷鎖.

    能夠從支那大醬缸中逃出的, 對人生, 安身立命之所有認同, 肯付出和齊享其美好收成者, 主要有香港年青一代, 多是在港出生, 受開明教化, 佢哋係被迫出來嘅少數, 響一個金錢掛帥、利字當頭, 低俗消費文化佔領下關心時事與投入社會運動是個人的重大犧牲和奉獻.

    香港淪陷後, 面對共匪嗰套地獄統治, 多數階層無不叫苦連天, 當然走狗傀儡同屈身事賊嘅人格娼妓老鴇是例外. 賊頭執位利益分贓時有感香港芝麻暗瘡久發不息, 威迫利誘之下還被舉上代港旗, 新皇上位三把火, 勢要將香港整頓整頓.

    在支那龎大政軍壓力之下, 香港有沒有如當年猶太人面臨阿拉伯人誓將他們趕下海, 反應出的團結, 智慧和勇氣? 還有散布全球的猶裔僑民, 和國內有肯犧牲善戰之旅, 外有多國援助的環境.
    條件真係相差太遠, 不…過, 我認為當前係比較多咗醒覺了的群眾. 或者會有黃花崗、武昌或Eden Pastora式個別起義出現.

    革命之路漫長, 作好心理體能相關知識準備是為上策, 第一步正在稍稍踏上.

  3. 我是台灣人,當初國民黨白色恐怖橫行的時候,許多人被殺害、判刑,美國
    基於反共的戰略前提以及國民黨封鎖媒體的關係,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是不為
    外人所知的,在當時對台灣人伸出援手的,正是海外的台僑,包括台歐人、
    台日人及台美人FAPA(英語: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
    FAPA),過去美麗島大審,施明德等人免於死刑;民進黨剛成立時的競選
    經費;美國政府對國民黨施壓要求政治改革,這些事情台灣的海外僑胞都有
    伸出援手。

    所以同理可證,整個南洋、大英國協都有許多港僑、粵裔,只要他們團結來
    ,絕對可以成為香港、廣東民主運動的後盾,善用這些力量,你們絕對不會
    孤單,你們絕對會比中共這個政權活的更久。

  4. ASEAN and Commonwealth communities support democracy and rule of law of Hong Kong within Common Law system serve their strategic economic and security interest.

  5. 小弟上星期回到港一遊(自從五年多以來的第一趟),我目睹了識香港社會人生百態係可以引證Martin的評語,成個社會怪象不斷:

    1.有小弟的舊老師和同學同我大講香港執政的人冇咗大方向,成個國教根本係玩"今天的政治方向,聽日?人亡政息"。
    2.不斷見到明顯係中國新富或者官員亂揸車,橫行霸道,有日仲見到有一架SUV違例停咗喺荷李活道口擋住咗大道西轉左嘅新巴tour bus,要警員聯絡車主。
    3.新巴喺柴灣嘅失事意外,一宗怪到無倫嘅意外。
    4.嗰啲名店(連中產番啲的馬莎都係)好似畀豪客佔據嗮。
    5.我同小弟另一舊同學食飯,不斷聽到中國移民冇品嘅排隊打尖,搶奶粉,連香港自己人都要變成冇品去搶的事蹟。最有趣的係,佢係保皇派嚟嘅,但係都忍唔住大鬧中國人。
    6.小弟有親戚係做finance嘅,佢都話香港的中資機構係定期有"自己人圈子"的內務會議,佢唔敢講到咁盡,但係我聽得明佢指緊嘅係呢啲中資係有黨委組織嘅存在,兼且香港人係永遠唔能夠做到正只有呢班"圈子內"中國人先可以,即係話喺中國人眼中,香港人是untrustworthy。
    7.班原居民衝擊鄉議局會議問候阿劉生關於丁屋僭建物問題,劉皇發根本已經控制唔到班鄉民。
    8.有的士司機同我哋講香港的士牌俾中國炒家控制晒,食飯要睇呢班大帝面色。

    唔好講話同英國人仲喺香港嘅時候比較,即使連同幾年前去比,成個而家嘅香港社會畀我的印象係病咗,人人都有好深嘅怨氣,由上到下所有的問題都係有a single root cause-中國。你哋真係講啱,呢個社會真係人人等緊嚟鋪勁,something’s just awiting to happe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