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正向革命嘅道路進發

香港獨立媒體:以法達義:公民抗命的炸彈——專訪戴耀廷

戴耀廷指談判從來都是講實力,而我們退無可退:「你去同人講數,手上都無核彈,點講?」他指出,「現在我們唯一有的武器,叫做1/3否決權,但呢個武器只會自己毀滅自己,最終都係無乜用。因為你在立法會,一否決方案,咪無左囉!北京說,我給你普選,你自己唔要咋喎。」癱瘓中環喎講緊,咁激?「激進本身可能是策略。沒有激進民主那一翼,溫和民主這一邊,就無野可以同人傾」。而且,「香港而家有幾激啫?」「最激咪得長毛一個?佢做左最多咩事?司法覆核囉。」

戴耀廷說,「我不覺得這件事與我的法律學者身份有衝突」如果法律只是有法必依,一味死跟條例,「只是對法治低層次的睇法」,工具式、機械式。他的書(註一)就說到,「若法律本身就不公義,守法只會淪為社會不公義的助力而已。有了守法的道德,法律的不公義才有機會被揭露出來,使法制能作出修正」,更高的這個層次,超越條文,叫做「以法達義」。戴耀廷逐字鏗鏘、意思清脆:「所以違反不義的法律以達到公義,是符合法治的做法」。

「從來推翻舊制,都是要犯法」法規本來就會維護當權者,「不推翻舊法,怎會有新的? 以違法的方式去建立新制,無可避免」。儘管他的話對法學生出身的筆者來說,晨早聽來頗為驚心動魄,戴耀廷卻深思熟慮,娓娓道起全盤計劃:「社會上有頭有面的人都要參與堵路,大家要公開、莊嚴地簽署同意書,協議這是一個和平的集會」。「如此一萬人堵路,會引起一連串問題:警察拉不拉人?律政司告唔告?裁判處判唔判?有個會計師被人拉左有案底,公會罰唔罰?」制度的問題就暴露出來了。而且他再三強調這個公民抗命核彈是「備而不用」:「你有得一萬人簽名同意堵路,北京都要諗下:現在不讓步,只會跑出更激烈的泛民。到時就連帶香港的商人也會投訴做不到生意,會影響到北京。」究竟即係真係堵路,定係得個嘈字,其實唔(需要)堵路?「講得出真係預左做架」。

戴耀廷嘅訪問,係比佢喺《信報》更具體,無論哲學基礎(若法律本身就不公義,守法只會淪為社會不公義的助力),戰略合理性(核彈),以至戰術安排(堵路宣言,根本係《網球場宣言》嘅玩法)。呢篇文章,已經清理要發動一場「革命」所有哲理上,以至戰術、戰略上嘅疑慮。至於具體安排,當然亦唔駛寫出嚟,因為係就做出嚟。

主場新聞劉細良:見自己二

四九年後精英南渡,除了錢穆、唐君毅等學術名人外,更多是普羅中產、商人、知識人、軍人,這種文化遺民意識,構成了香港人文化身份。北京領導人常問為何回歸十五年,人心未回歸。香港人文化身份,背後所隱含的傳統主義及抗共意識,他們明白嗎?

北京到依家都唔明,港獨其實幾乎係一九四九年就注定會出現,除咗好似我喺Roundtable出嘅一本書(要搵番書名)我所寫,中國唔要香港(結果係英國唔入歐盟,全面向中國靠攏)。而遺民論,幾乎可以直指到港獨嘅基礎。

今日日本立國基礎係上溯到1660年,當時大明帝國已經亡於大清,而中國儒家學者朱舜水東渡日本,而德川光國之所以用漢文文言文編《大日本史》,正係受呢位遺臣影響,佢認為無被異族統治嘅日本,正係中華文化正統最後血脈,跟住水戶學、尊王攘夷等主張,全部都係遺民論做基礎。

換言之,香港將係日本以外,第二個以捍衛同弘揚中華文化為基礎嘅國家。唔理呢個國家,最後係點嘅樣,呢個係歷史長期嘅產物,並唔到中共主觀意志所動搖。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5 thoughts on “香港正向革命嘅道路進發

  1. 戴耀廷:
    若法律本身就不公義,守法只會淪為社會不公義的助力而已. good example:
    州官愜意放聲砲, 平民吹哨刑上身. We must list out and record all unfair cases for future recovery use.

  2. 戴耀廷以法律學者身份直接指出法治與公義的共存,不可缺一,同時揭穿政權躲在法治後面從事俾鄙的法管,以法例為工具打壓公義的顯彰,港人是夢醒的時候,法官審理遊行犯規者亦應自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