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話唔俾講粗口,但唔係咁講

小弟作為南洋人,對粗口嘅標準一向寬鬆,馬來西亞民主行動黨嘅丘光耀博士喺公開群眾集會嘅粗口棟篤笑,仲係吸票機器添。

只不過,講粗口要睇context,喺網台講粗口,無問題,喺針對支持者嘅集會講粗口,都無問題,但陳靜心果句:我咪係共產黨關你X事,無論個X係個撚字,定係個叉字,可以肯定一樣嘢,佢喺電視鏡頭做無禮舉動,粗野不文,野蠻人一個。

笑住嚟講粗口,粗口只不過係調味料,但咁樣講粗口,粗口就真係粗口,係兩回事嚟。平日慣咗咁樣唔尊重其他人,唔怪得愛護香港力量最鍾意打人,唔知香港人仲要容忍呢個暴力組織幾耐?呢啲就真係叫暴力非理性,知無。


2 thoughts on “無話唔俾講粗口,但唔係咁講

  1. 絕對需要多幾個呢D低下水平的土共出來獻醜,坐係佢隔離同樣撐中共o既元秋都即時由上流社會貶值到同一水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