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衰喺邊?

  

小弟認識梁文道多年,連我呢個唔應該入廣播界嘅人入咗廣播界都係佢介紹,陶傑素來唔會公開點名抽人,仲要用morons呢個字,非常重火,陶傑咁重手,我完全理解,因為梁文道出入鳳凰衛視多年,連基本學術心法都唔記得晒:

  1. 「於是,從這類社會政策的規劃,一直到政改,就全都變成了同一回事,是個敵我矛盾、「大是大非」的根本決斷。至於這種思路能不能為大家提供一個切實可行的「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呢?」梁文道提final solution呢個字,即係納粹德國屠滅猶太人嘅果個最終解決方案,對住一個英國人或德國人咁講,佛都有火,以平日唔搵reference嘅陶生俾成張書單你,證明佢極憤怒。
  2. 一般化(generalization)係社會科學常用分析手段,將中國人特質一般化再加以批判甚至作出推斷合乎學理。所以由上世紀初至今討論都係咁一般化,一個民族有聖人唔代表果個民族無問題。
  3. 批判小農DNA,係愛護呢個文明至咁寫,唔好講魯迅咁左咁遠,台灣柏楊寫醜陋的中國人係乜嚟,龍應台寫野火集又係乜嚟。當年最反對柏楊嘅,正係中共。

認識梁生咁多年,呢鋪真係幫唔落,唔出聲都唔得,賺人民幣而迷失,仲話自己係公共知識分子,我寧可自稱生意佬。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ime limit is exhausted. Please reload CAPTCHA.